着笔中文网 > 西游之问道长生 > 第一百三五章 昨夜非昨夜

第一百三五章 昨夜非昨夜

  自从6北在苏青璃面前,将杨婵介绍一番之后。

  也不知何故,杨婵就没有再和6北说过一句话了。

  三圣公主抱着白雪,整日和苏青璃的妹子,苏青灵在一块儿玩耍。

  而青丘狐国的长公主苏青璃,除却当时神色异样了一瞬之外,而后就开始变得好像若无其事一般。

  不知不觉间,又是一天过去。

  月上中天,霜露齐落。

  6北独自坐在院中,面容上有着一些怅然,缓缓取出封月洛水,以手摩挲。

  一种令他血脉沸腾的力量,从指尖丝丝缕缕地进入身体之内。

  6北目光悠远,心中寻思。

  “这件妖庭秘宝的原形,到底是什么呢。”

  他曾以神念探查其中,却被一道韧性十足的水行封印阻隔在外。

  “看来唯有等苏青璃什么时候想通了。”

  “不过,最多再等她两天。”

  6北心中定下计来。

  其实,他并非没有看出苏青璃的小心思。不过,现在经过自己先前的一番举动,此女应该不会再胡思乱想了。

  这时,心中忽而一动,就是将自身神念沉入炼妖壶中。

  炼妖壶中。

  魔佛老人被三根符文锁链紧紧束缚身形,目光平静地看着对面那个素衣青年。

  三天早就过去。

  从魔佛老人红润如婴儿的脸膛,显然可知此人已经用了那瓶三光神水。

  不仅如此,此人或许是心境又上了一层楼的缘故,此刻却不再是以老朽的僧人面目出现,而是一个中年大汉的模样。

  “看道友气息,伤势有所好转。”

  6北淡淡说道。

  “托6道友的福,真仙巅峰之境,徐某指日可待。”

  魔佛老人,不,或者说徐元缓缓说道。

  面色平静如水,毫无一丝波澜。

  其实,徐元目光幽沉地看着6北,心思复杂。

  实是感慨不已,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,和6北一番斗法,他不破不立,竟然看到了不朽金仙的门槛。

  6北目光湛然地紧紧盯着徐元,洒然一笑道:“哦,仅仅如此吗?”

  闻言,徐元面上倒无丝毫愠怒之色,而是无声笑了笑,沉吟良久,道:

  “既然徐某已经认6道友为主,不知,6道友何时可以放徐某出去。”

  6北也是收敛神色,顿声道:“只要让6某种下禁制手段,徐道友自然可以出去。”

  “那么可有期限?”

  徐元思索了一下,从容道:“6道友应该知道,就算徐某当真化成灰灰,也不会受你终生奴役。”

  徐元出身魔道,自然不会认为6北在没有钳制他的情况下,就放他出去。

  定是要以手段控制!

  而如6北这样的人,既然如此有恃无恐,他也不会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挣脱6北的禁制手段。

  但,想让他徐元给别人当一生一世的仆人,毋宁死!

  “十万年如何。”

  “不行,不行,太久了。”徐元摇了摇头,忽而见6北神色不虞,目光一阴沉,就是出言解释道:“说句不好听话,以6道友进境之快,徐某若不定下一个期限,终生可能受制于6道友。请问,6道友若是徐某,可会甘心?”

  “自然不甘心。”

  “不仅仅是不甘心……恐怕那时,徐某每日想着不是如何修炼,而是如何反噬!道友以为呢?”

  6北笑了笑,冷哂道:“反噬?”

  “你只有一次机会。”

  随着主人的杀机一动,炼妖壶空间之中,忽而下起淅淅沥沥的墨色雨滴。

  而这恰恰正是,已然真仙道行的6北,对先天灵宝炼妖壶掌控力愈强势的表现。

  见此,徐元面色微滞。

  “徐某以天道起誓,五千年之内,6道友若有任何吩咐,徐某就算刀山火海,也义不容辞。”

  言及此处,徐元面上有着狠辣之色,一闪而过。

  6北神情默然,很久没有说话,在逐渐令徐元压抑的气氛中,忽而冷声道:“你放开真灵,不得存在任何抵抗意志。”

  这算是认可了徐元的提议。

  徐元心中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,继而涌出欣喜喜,可这时,又听到6北放开真灵之言,心下则是一忧。

  这什么禁制手段,闻所未闻!

  罢了,罢了,徐某就鞍前马后五千年吧。

  徐元心中一叹,思索道,眼前这人数十年而至真仙道行,除却在幽冥界北斗七星宫时,得罪了天庭的一个什么不得势的星君外。

  他也未曾听说招惹过什么势力。

  五千年而已,真仙一个闭关,也就过去了。

  尤其徐元念及,6北在天仙道行时,攻伐斗战之能就已然堪比真仙,又有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,让他徐元打生打死呢。

  想到此处,徐元心中再无一丝顾虑,很是爽快地放开了真灵掌控。

  徐元只觉灵台微微恍惚一瞬,继而抬眼望向对面神情看不出喜怒的6北,下意识地就是感知自身禁制情形,心头凛然。

  盖因,以他准金仙的道行,都不能捕捉到一丝禁制痕迹,如此浑然天成,实在可怖。

  而且,他有一种很强烈的直觉,来自自己真灵深处。

  自己的生死,在眼前青年一念!

  而且,好像不仅仅如此。

  莫非还有着什么‘主死人死’的坑人后手。

  “这是什么级别的禁制?”

  纵然明明知道不该出言询问,可徐元再难忍受心中的忐忑和疑虑,涩声问道。

  “弥罗道禁。”

  6北冰冷地吐出四个字。

  这禁制手段,原本还是当年他在北俱芦洲领悟道轮之光,进而揣摩出的禁制手段。

  当时这门禁制手段未曾大成,用来对付过地心石龙,挟持红儿公主之时,恩,建功颇多。

  许多年过去,这门禁制手段,早已被6北研究成了一门成体系的道轮神通。

  已见大罗道尊的三分颜色。

  以弥罗道禁命名,则是他心中的野望。

  在这道禁神通之下,除非徐元以后突破太乙金仙,否则,就别想在他没有解开禁制之前,兴风作浪。

  当然,这门弥罗道禁神通,也并非没有施展条件,唯一的条件,就是需要被制之人心甘情愿。

  闻言,徐元眉头皱了皱,忌惮地看了6北一眼,沉吟良久后,凝声道:“6道友,徐某是第几个?”

  这问题问得很是突兀和奇怪,但6北却深知徐元的言外之意。

  “你不是最后一个。”

  6北冷冷一笑,随口应道。

  徐元重重叹了一口气,继而沉默不语。

  说着,6北挥手便将炼妖壶中天地人三才之力形成的符文禁制撤去,

  此举可谓轻描淡写。

  随着他道行踏入真仙,不仅是炼妖壶,就连其他一些先天灵宝,他也可以稍稍御使一二了。

  光影穿梭变幻,徐元随着6北神念分身从炼妖壶中走出,望着天穹,叹道:“昨夜非昨夜,世间再无魔佛,仅余徐元而已。”

  6北神念分身化作一道流光,投入自家灵台,也不客气,出言吩咐道:“徐道友,这里是青丘之国,为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你最好还是先找个地方隐匿下来吧。”

  “徐某醒得。”

  徐元收起感慨,冲6北施了一礼,就是化作一道墨色流光,向漆黑如墨的夜色隐去。

  良久之后,6北冷眸闪烁,轻轻叹了一口气,向屋中走去。

  盘膝于榻上,正待闭目调息。

  外间突然传来一阵脚步的轻盈响动,6北目光隔垣洞见,看清来人,眉头就是一皱,心道,她怎么来了。

  “6公子,青璃有一事请教。”

  外间正是青丘狐国长公主苏青璃。
  浏览阅读地址:http://www.zbzw.com/xiyouzhiwendaozhangsheng/8347719.html
xf115兴发手机版